河南省地矿局第一地质勘查院欢迎您的访问!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首 页 单位简介 领导风采 专家介绍 新闻中心 业务范围 机构设置 资质实力 党群动态 地矿文化 人才招聘
今天是:
   搜 索 
 
小知识:  “三光荣”传统: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,以艰苦奋斗为荣,以找矿立功为荣;“四特别”精神:特别能吃苦,特别能战斗,特别能创新,特别能奉献!
快速导航
专家介绍
新闻动态
业务范围
资质实力
党群动态
地矿文化
领导致辞
领导风采
机构设置
联系我们
专题专栏
不忘初心牢记使命
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
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
学习型党组织建设
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
共筑中国梦
廉政建设
廉政课堂
七五法制宣传教育
重大项目展示
文明单位创建
清明节
地勘一院文化墙
首页 > 地矿文化 > 向往的生活
向往的生活
发布者:hndkyy   发布时间:2019/9/30  阅读次数:132

    上中专时,我极力想摆脱自己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乡土气息,却收效甚微,于是坦然接受了这种与生俱来的“气质”,并为自己能保持一颗真诚善良、积极乐观的心态而对生我养我的小村庄心存感激。
    因为那里,有我至亲至爱的家人,有我自由快乐的童年。
    我们家是个大家庭,爸爸兄弟姐妹6个,到了我们这一代,堂兄弟、表姊妹19个。记忆里,一个破旧的院墙内住着三叔和我们一家,爸爸在地质队工作,一年难得回家几次,妈妈在邻村的学校当老师,奶奶就帮着照顾我们姐弟仨。四叔在村西头另立门户。我们这些小孩子,一天不知道要在村东村西间跑多少次。谁家做了好吃的,不用喊,我们闻着味儿就过去了。若是兄弟俩要商量个什么事儿,我们就迈开小短腿,自告奋勇充当通讯员。
    农忙时节,大人们忙着割麦、收粮,奶奶就让姐姐和我带着弟弟妹妹们到地里比赛捡麦穗、溜花生、拾棉花、摘绿豆,最多者会得到一颗糖豆,如果幸运的话,碰上推着自行车走村串户卖冰棍的,第一名会获得一根5分钱的冰棍,馋得其他人口水直流,于是就变成兄妹几个一人舔一口,剩下的棍也舍不得扔,攒多了放到砖头上摞签玩。中午,吃上一碗用刚抽上来的压井水滤过的红薯叶捞面条,再淋上用香油拌过的蒜汁,真是解渴止饿、消暑解乏,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。晚饭后,大人小孩不约而同地到村中央的大水坑里泡个澡,扑腾几下,好多人就这样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游泳。月光下,大人打扫好院外的空场,铺上爷爷用麦秸杆编织的厚垫子和集市上买来的草席,几个小脑袋挤挤挨挨地靠在一起,听着蛙鸣虫叫、数着满天星斗,大人们在旁边拉着家常、摇着蒲扇。待我们一个个酣然入梦,村子也变得万籁俱寂。
    年轻时的三叔脾气不太好,对四妹她们姐弟三个相当严厉,小时候的我,曾经看到三叔拿抽牛的鞭子打过四妹,以至于每次看到他绷着脸都要害怕。但三叔是我们村甚至方圆百里出了名的“好把式”,除了农活好,他还在田间地头种过黄花菜、扫帚苗,甚至种过几年桃,那雪白的“六月白”、粉红的雪桃、造型独特的蟠桃,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桃子。
    我经常背着弟弟往四叔家跑,因为四叔会把豆腐做成“白马肉”,还会上树为我们摘果子吃。四叔家前面的河沟边,长了一棵叫不上名字的歪脖子树,比爸爸的腰还粗,根系发达,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土里,枝繁叶茂。每到果实成熟的季节,四叔就在我们期待的眼神下,抱着树杆三下两下爬到树上,摘下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果子。那一树繁花,那酸酸甜甜的味道,温暖了我们的童年。村子里的梨树、枣树更是小伙伴们争抢的对象,摘东家几个梨、打西家几杆枣,日子就在这样的嬉笑玩闹中一晃而过。
   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爸爸从芦店区测队调到离家最近的南阳地调四队工作,把妈妈和我们姐弟也接到南阳一起生活,为此,妈妈不得不结束从事了多年的代课老师生涯。彼时,仅靠爸爸每月23块钱的工资难以养活我们一家五口人,多亏了三叔四叔两家人每年从嘴里省下口粮,为我们送面送粮。虽然只是一些萝卜白菜、红薯绿豆、苞谷糁芝麻叶之类不值钱的东西,却实实在在地解决了我们的温饱问题。隔几周,爸爸就会带我们坐车回老家,只是从下车到村里还有好长的一段土路,晴天还好说,顶多一身土,雨天就惨多了,脚下是粘人的黄泥巴,一步一甩腿,甩的轻了甩不掉,用不了多久鞋子下面就会粘上厚厚的一层,像踩高跷,有时候一只甩掉另外一只却怎么也甩不掉,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泥泞前行。最恼人的是偶尔甩的高了,泥巴就会溅到裤子上,甚至还会飞到上衣上。
    后来我到长春上学、回南阳工作、结婚安家,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,儿时的村庄离我渐形渐远,成为了记忆里的老家。只是这些年,变化的何止是我们,随着岁月增加的也不仅仅是一圈圈的年轮,还有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,它让归家的路不再漫长。再回去时,村庄外那些曲曲折折的小道不知何时变成了笔直宽阔的柏油马路,就连那条横贯村东村西、把村子一分为二的大路,也变得平坦了许多。一幢幢二层或三层小楼取代了参差不齐的砖瓦房,麦秸垛、芝麻杆也从房前屋后移到了屋里。站在四叔家的房顶,我再次审视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村庄,感怀于她的开放包容,感慨于她的兼收并蓄。村里早已通了电,喝上了自来水,装上了太阳能,家用电器一应俱全,联合收割机大显神威,三轮车、摩托车是代步工具,甚至有几家还停放着小汽车,晒谷场早已退出了历史舞台,家家房顶就是最好的晾晒场,逢年过节下馆子已是常事,三叔四叔也像年轻人一样学会了视频聊天。越来越多的人考上了大学、走出了村落,和我们姊妹一样,像蒲公英的种子撒播在祖国各地,又像石榴籽一样团结互助,也像生养我们的村子一样自信、果敢、坚毅。
    2013年,上海的姐姐贷款408万元,在郊区购置了一套将近600万元的别墅,她在电话里说,“爸,我把我们小时候住的院子买下来了”。当时的天价曾吓坏了“胆小”的妈妈,她心疼女儿可能从此要背负更大的经济压力,但在姐姐看来,精神的富足远远要超越物质的丰盈。姐姐请园艺师沿栅栏内侧种上花草、撒上菜种,在院子里支上桌子、摆上茶具。周末或假期,姐姐会开车带着家人在郊区小住,看孩子们在花园里忙碌、在草丛里嬉戏,亦或静静地坐着画画、写作业,大人们聊着天、喝着茶,老人则靠在躺椅上,或闭目养神、或温柔凝视。这一刻,没有烦恼、远离忧愁,这一刻,现世安稳、岁月静好,这一刻,怡然自得、恬静安逸。
    远离世俗尘埃,觅一方净土,寻心灵安宁,这,不就是我们向往的生活吗?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机关一支部  牛冉雯
 
【字体: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   

 
Page of Copyright ©   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一地质勘查院
中国 河南 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莲花街56号 邮编:450001 电话:0371-55158810 传真:0371-55158800
技术支持:河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一地质勘查院政治处 豫ICP备11005196号